挪动和滚动。

以为起码会被留在医院一个星期,没想到手术完第二天就被赶回家了。
床位紧张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,好歹也意思意思观察两天吧。

被忌口,每天只能喝一些汤汤水水,味道淡得可以,几乎吃不下东西。
也可能是手术前饿过头,一整天不能吃东西,只好睡啊睡。
好不容易盼来手术了,一针麻醉下去又继续睡,清醒后被告知仍不能进食,继续睡。

再次转醒已经到了傍晚,塞了一点吃的发现无所事事,
伤口疼,又插着氧气不能下床,继续睡。(喂!要变猪么!)

医生说要适量运动帮助伤口尽快恢复,于是练习独自下床。
裹得很厚实,只能在床上滚动。
被翻倒在沙滩上的乌龟挣扎翻身的样子估计就是我当时的形象。

走路也是扶墙挪动状。撒时候能拆线啊,我想自由的……(抽……)

================无关的分割线===============

默默的删去了“腐属性”,总觉得自己越来越纯良了。
后起之秀那一波一波的YD让我觉得无所适从了。咱老了啊。

2009/12/13 20:03 | 私の语COMMENT(1)TRACKBACK(0)  TOP

留言:

No title

于是我来玩了【喂】

No:4 2009/12/14 19:00 | KOLO #- URL編集 ]

发表留言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 | BLOG TOP |